宁浩类型电影的黑色幽默元素分析
广告位 ID:14 更多92game源码下载www.dede168.com

宁浩类型电影的黑色幽默元素分析

2016-02-20 12:13:23热度:作者:来源:
广告位 ID:12
广告位 ID:13

话题:英国黑色幽默电影 黑色幽默 中国文化 知识分子 宁浩类型电影的黑色幽默元素分析 

摘 要:宁浩导演的作品是中国式黑色幽默类型电影的代表。宁浩电影中黑色幽默元素的运用,在技巧上既有对西方后现代主义影片的借鉴继承,又有将中国文化元素与各种艺术表现技巧整合的匠心独运。在主题上,既有冷峻深沉的理性思考,又有深厚的人文主义情怀。具有鲜明的类型特征与价值内涵。

关键词:宁浩;电影;黑色幽默
新锐导演宁浩的黑色幽默电影迄今为止拍过七部(依次是《香火》、《绿草地》、《疯狂的石头》、《疯狂的赛车》、《黄金大劫案》、《无人区》、《心花路放》),除《绿草地》外都具有鲜明的宁浩式黑色幽默风格,涉及喜剧片、剧情片、公路片三种风格类型。
一、剧情片善于精心设计悲与喜错位的荒诞
《香火》是宁浩导演处女作,讲述了一个和尚借钱修佛像的故事。影片几乎不加任何雕琢的呈现了一个山西小村镇的人与物,当观众置身于山西一隅独有的“灰黄”中,信仰在其中若隐若现,人性在其中善恶摇摆,美好的希望与强烈的欲望在其中暧昧不明,营造出浓厚的黑色幽默氛围。
讽刺戏谑是《香火》的一大特点。怯懦邋遢的主人公和尚往返于新世纪初的南小村和县城,为了借钱修缮村里破败的佛像,得到香火钱以维持生计,他东奔西走,尝尽辛酸。挣香火钱和继续呆在村里女教师的身边,是支撑和尚所有行为的动因,荒诞又真实。至于“村里都是杀羊的,需要个庙”之类关于信仰的托词,和尚甚至难以说服自己。几经周折,四处碰壁,最终迫于现实,和尚破了“出家人不打诳语”禁忌,替人“消灾解厄”骗到了3000元佛像修缮的钱得以如愿。然而就在佛像修好准备举行开光仪式时,他却被公路局告知,因村里要修致富路,庙就要拆了。至此影片戛然而止,戏剧化设计将黑色幽默的讽刺效果推向高潮。
人物的异化是影片的另一特点。愿意集资修庙的妓女,中饱私囊的公安,深谙市场运营的师兄,开发廊搞“特殊”服务的表哥,每一个由和尚遭遇的人物,其行为、思想都与自身身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偏差、冲突,甚至异化。而这种异化,不会让我们觉得诡异,只会令观众唏嘘,因为你我都在其中,甚至也许当时的宁浩也在其中,与影片中的和尚一样,宁浩对于当时自己的电影风格也无法明确,作为电影的信徒,是以此传道,还是只为生计?或者,二者兼而有之。此时宁浩的迷茫,何尝不是“和尚”的迷茫。
“香火”由虔诚信仰变为热切希望,由希望又异化为欲望。和尚的悲剧是社会的缩影,社会让人生成为一场黑色幽默式的修行,在生存与信仰的挣扎中,草根人物卑微、坎坷地匍匐前行,却又不得不在现实的异化中无奈败下阵来。电影揭示了从传统道德到物质至上转变中社会信仰的缺失,宁浩无意对草根人物进行道德审判,只能以黑色幽默的方式,唏嘘感慨……深切的人文关怀贯穿了宁浩的电影,这也使宁浩的“香火”不同于和尚的香火,在艺术上得以升华。
二、喜剧片用疯狂萌动笑泪交织的滑稽
《疯狂的石头》、《疯狂的赛车》、《黄金大劫案》可以看做是宁浩导演的“疯狂系列”。提到疯狂系列,就不得不提到英国导演盖里奇,同样是黑色幽默元素的运用、快速炫目的剪辑、MTV式的摄影手法、反英雄主题,甚至有雷同或相似的桥段,难以否认宁浩的确从盖里奇的幽默中有所借鉴。但宁浩从盖里奇《两杆大烟枪》的后现代主义风格中汲取并融入了自己的人生思考,他的电影内核不再是随意自我、发泄的虚无主义,反思的层面也不在局限于精英知识分子对事物偶然性、必然性的哲思,而是将电影的内涵深深扎进中国当下的土壤,将视角聚焦于普普通通的草根人物,将他们的喜怒哀乐,荒诞际遇,在笑与泪的急速切换中,呈现给观众。这种内涵的巨大差异,使宁浩的疯狂系列不至于沦为模仿之作,并体现了试图超越大师的雄心。
方言台词的幽默。之所以偏好用方言来讲述故事,与宁浩题材的选择是分不开的。宁浩电影多是围绕草根人物的喜怒哀乐展开,普通话作为“官方语言”,自然难以与草根发生化学反应,容易偏离导演精心营造的市井百态,《疯狂的石头》中天南地北的人物语言使得人物更显饱满、真切,易与观众的情绪交汇碰撞。另外各地方言本身独特的幽默基因削弱了台词对人物的压制,释放了人物情感。冠以“笨贼”的道哥指责“你侮辱我的人格,还侮辱我的智商?”或者作为恶人形象的他竟感叹“世道变了,这世上没有好人了”,塑造鲜活人物的同时,又令观众忍俊不禁。语言在国产电(WWw.NiUBB.nET]影里终于不再尴尬,成为了表现黑色幽默的利器。
配乐的幽默。黑色幽默电影音乐的运用十分微妙,既要服务剧情,又不能偏离黑色幽默的基调。宁浩在电影中将中式与西式、古典与现代、传统与通俗等音乐进行貌似“大杂烩”般的表达,恰如其分,又不失趣味。
戏仿的幽默。戏仿指的是在影视作品中,采用经典文本的风格独特之处,制作出一些或嘲弄或致敬原作的模仿。摹本作为再创造之物,蕴含了再创者看待时事和人生的另一种眼光:《疯狂的石头》中有勇无谋的笨贼黑皮“直接砸!跑不就得了!”对白风格酷似《天下无贼》中的傻根;国际大盗麦克偷翡翠时的架势俨然就是是汤姆?克鲁斯演绎的经典间谍形象;最后面包店老板骑车追贼,一边追一边得意的说“你跑啊,咋不跑呢”的吆喝更是直接复制了《寻枪》中的经典桥段。这一个个令人拍案叫绝的戏仿剪接,其中的起承转合和镜头切换都非常入情入理。
中国电影不乏幽默,观众乐见“幽默”,然而“黑色”却是鲜少触及的题材,多点黑色,少些幽默,意味着将少了娱乐性,多了思想性,这对于宁浩是一个挑战。通过疯狂系列积累足够的创作资本之后,他是乐于接受这样的挑战的,于是迎来转型之作《无人区》。
三、公路片通过善恶冲突显影人性救赎的悖论
如果一定要给《无人区》归类,应该算作“中国西部公路片”,这部影片体现了宁浩向科恩兄弟、昆丁等电影大师看齐的野心。在科恩兄弟名作《老无所依》中,我们看到了纯粹原恶的肆虐,这种肆虐并不受“恶”本身支配,不受利益、环境、规则制约,驱动恶的元凶仅仅是一枚普普通通的硬币掷出的偶然。就在冷血杀手行凶后,遭遇了偶然的车祸,观众感受到的不是善恶终有报的快感,而是偶然性支配原恶的深深绝望。而宁浩在《无人区》中,保留了一丝希望、一份善意,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对恶的救赎,体现了宁浩对于人兽性与社会环境关系的深度思考。

广告位 ID:15
广告位 ID:16
广告位 ID:17
广告位 ID:9
广告位 ID:10
广告位 ID:11
广告位 ID:11